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  
外籍记者眼中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中西合璧,“新”歌剧讲述“老”故事
2018-11-05 23:40:27  来源:今日北京网  作者:  分享: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Felicia Nina Gherman):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一部名为《画皮》的创新歌剧成功首演。《画皮》——这部在音乐会情境中表演的歌剧,取材于中国清代作家蒲松龄的同名作品。这是一部全新类型的歌剧:诗歌体的唱词、歌剧的唱腔、紧张的剧情……中西合璧的表达方式,为广大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艺术享受。中国著名指挥家叶聪携新加坡华乐团与三位才华卓著的年轻歌唱家同台献艺。从舞台布景、舞美设计到表演形式,中国传统的戏剧形式与西方歌剧完美融合,为广大观众带来一场全新的视听盛宴。

  在中国清朝作家蒲松龄的奇幻故事中满是中国古典哲学的智慧。《画皮》的创作者们巧妙地将中国传统元素渗透进歌剧,深入浅出地将这些哲学思想带入现代社会,同时也传递给西方观众。人性永远是现实而普世的。《画皮》的故事关乎人性,触动心灵,让观众回归自我。

  歌剧《画皮》讲述了这样的故事:明朝万历年间,与妻子恩爱有加的新中秀才王生外出。归家途中将伞赠与一在雨中哭泣的娇妍女子。殊不知她是身披画皮、正在人间寻找温良慈爱人心的厉鬼妫嫣。由此,一场人鬼纠缠就此发生。人间的温暖与良善、人性的黑白正反,掺和着情欲与挣扎、恩爱与决绝,把正人君子与阴间厉鬼紧紧交缠一起,演绎出一幕惊天悲剧。

  如此剧情,虽未观看,我已万分期待。怀着紧张的心情来到紧锣密鼓备场的后台,我们遇到了歌剧《画皮》的编剧王爰飞先生。王先生热情地与我们分享了他的心得:“《画皮》是一个很古老的中国传统故事,几乎在中国家喻户晓。在此之前,这个故事在中国舞台上已经有很多种艺术形式,比如电影、话剧、音乐剧等等。但是没有人做过歌剧。因为歌剧是一种西方的艺术形式。如何把一个中国的传统故事改编成歌剧,确实很考验人。所以在《画皮》的艺术形式上,比如在歌词的打造上,我们运用了大量的中国传统诗词。但是在表现形式上,唱腔全部为西方歌剧。同时,在歌剧的音乐里面,又渗透进了中国传统昆曲的艺术形式。在表现形式上,我们的服装设计,舞台呈现,多媒体的运用,都更为现代化,西方化,甚至走得更远一些。我们也大量借用了西方,尤其是英国TNT歌剧的形式。一会儿你们就能看到一部融合了东西方文化传统的新型歌剧。《画皮》作者生活的时代距离我们现在大概有三四百年了。但人性是相通的。当我们把任何人放置在一个独立的、封闭的场景当中时,人性的本质就会体现出来,不论这个人来自哪里,来自哪个种族。你将在剧中看到一个在独特情境下展示出来的人性。”

  《画皮》歌剧中安排了三个人物:秀才王生由女中音歌唱家董芳扮演,她的声音高贵而饱满。主创们在这一角色上运用了传统京剧中女扮男装的方式。而女鬼妫嫣表演方式为男扮女装的乾旦,由青年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铮饰演。剧中王生的夫人由青年女高音歌唱家许蕾饰演。她曾经与著名歌唱家多明戈、考夫曼、迪多娜朵等同台演出。舞台布景十分简单,一套桌椅而已。新加坡华乐团用各色中国传统乐器做伴奏,乐团一反常态地被布置在舞台之上,任由演员们在音乐家之间自由穿梭。

  赶在首演之前,我有幸与才华横溢的指挥家叶聪进行了短暂交流:“是什么激发了您创作此部新歌剧的灵感?”我抛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实,我跟作曲家很早就开始讨论这个歌剧了。目前,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有很多新的歌剧的创作。一般情况下都是(参演)人数比较多,乐队比较大,制作也很庞大。所以,我们就考虑能否反其道而行之,能不能创造一条新的路出来,比较简约的。简约这种手法我们其实是从欧洲比较现代的歌剧里引进来的。(在我们的剧里),人物就三个。第二个(我们考虑的就是)如何扎根到亚洲尤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当中。我们选择了《聊斋》里《画皮》这个故事。这个故事非常有寓意,非常具有文化意义。用简约的音乐方式,用简约的人物来表现一个中国传统的故事,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为了表现中国的韵味更加浓厚,我们决定采用中国的乐器,二胡啦,琵琶啦等等,而不是小提琴之类的西方乐器。同时,我们希望不要庞大,不要很喧闹,不要昂贵。为了简约,除了三个演员之外,我们的乐队人数从八十人减到了二十五个。这样,我们整个的作曲方式就要改变了。我们采取多样化的作曲方式,使用了对位的手法,而不是一个旋律下面的伴奏。除了三个演员的独唱性表演以外,我们乐队里的每一个乐器都有独奏的表演。所以从头到尾你感觉这个乐队,除了渲染情绪和场景以外,还在与演员对话。另外,我们还尝试了歌剧用音乐会的形式来表现,我们二十五人的小乐团是放在台上的。这对器乐演奏是有一定困难的。但通过一段时间的排练,我们达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就是器乐和声乐可以平衡。在舞台上,我们的制作团队,尤其我们的导演易立明先生非常棒!他不用现成的布景,而是用比较现代的多媒体来表现。我发现,越是现代的手法,越是古典的韵味,反而更能够结合在一起。”

  “新歌剧”《画皮》一共四折。“画皮”一词在汉语中除了其字面意思,也隐喻着“表里不一”。歌剧《画皮》围绕“人性”话题展开,深刻揭示着“人面鬼心”的激烈冲突。当王生回到家里与妻子缠绵之时,夫妻二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隐藏在黑暗中的厉鬼妫嫣密切注视。厉鬼妫嫣,依靠妩媚人皮的伪装,试图找到心甘情愿奉献给她的一颗温良慈爱的人心,这样,她就可以脱离阴间过上人间的“美好”生活。王生被妫嫣深深吸引,毫不犹豫地表示愿以心相融。而王夫人有所预感,与丈夫发生激烈争执。妫嫣真相毕露向王生索要他的心。惊恐中,王生推出自己的夫人抵挡。妫嫣将王生的心挖出,得到的却是一颗黑色的心。她感叹人心难测,后悔误闯人间。随后,王生和夫人从噩梦中复活,继续苟活于人世。

  “把歌剧《画皮》推向世界舞台,正是我们的初衷。我们的歌剧正是创造给国际观众看的。简约的手法其实是从欧洲和美国来的,而故事是中国的故事。所以,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歌剧能够到欧洲去演出,到美国去演出,到世界各地去演出。因为《画皮》讲述的故事关于人性,人性是世界共通的。”指挥家叶聪在采访结束前,对《画皮》的未来充满了希望。(翻译:李昕)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版权作品,未经今日北京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2018. 今日北京网 www.jinribeij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jinribeijing.cn 执行主编:为民

京ICP备11009072号-3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